www.048.com,金狮贵宾会

栏目

集团微视点Viewpoints
有温度的思考

集团文化

> 集团文化 > 不要把人生荒废在俗套里
不要把人生荒废在俗套里


著名艺术家陈丹青曾说:“你不遇到木心,就会对这个时代的问题习以为常。可等到这么一个人出现,你跟他对照,就会发现我们身上的问题太多了。我们没有自尊,我们没有洁癖,我们不懂得美,我们不懂得尊敬。”


最近就在网上看到这样的问题,你会用什么词来形容现在20—30岁的年轻人?

有个答案是:浅尝辄止。现代年轻人的状态就是浅尝辄止的佛系。


佛系青年,网络释义为:芸芸众生中崇尚一切随缘、不苛求、崇尚得过且过、不太走心的活法和生活方式的年轻人。




本该生猛有朝气的年轻一代,却是一副没有信念、没有活力、没有激情的样子。生活压力越来越大,而自己也越来越丧,还认为生活大抵就是如此,大家也都这样,最后习以为常。


面对时代的洪流,木心却是这样说:“我要在我的身上克服整个时代,我不可把人生荒废在俗套的生活里。”


木心是谁?木心,原名孙璞,中国当代著名画家、作家、诗人。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这首广为流传的歌词,就出自木心的诗歌《从前慢》。




他的文字,细腻、温柔却深刻,而他也是一个温文尔雅又坚毅无比的人。


1927年,木心生于一个颇有名望的书香世家,家境殷实。自幼好读书,尤其爱诗。家人希望他从商从政,他却只爱文学,爱艺术。后来家道败落,他不得不去教书。1957到1978年期间,他因言论两度入狱,被关在阴暗潮湿的防空洞里,周围都是污浊的脏水,每天吃发霉的东西,三根手指惨遭折断。同期进监狱的人早已意志消沉,可他却依旧坚持着自己的热爱。他把写检讨的纸偷偷藏起来,每天坚持写作。囚禁期间,他写满66张纸,每一张都两面写尽,足有65万字。




等到平反出狱,却已年过半百。母亲和姐姐也都已离世,他自此孑然一身。出狱后,看着身边一个个有志青年都堕落了,变得爱慕虚荣,贪图利益。他不愿随波逐流,便只身前往纽约求学,创作,谋生,漂泊半世。再穷困潦倒,他也没有放弃过自己的热爱,即使生活在底层,他也会精致地打扮自己,把属于自己的空间收拾得井井有条,给自己能力范围内最好的生活。


晚年的木心回国定居乌镇,陈丹青的女儿见到他喊“公公”,她问父亲:“这个公公怎么脸上没有皱纹的?”当时的木心已经八十三岁了。




是的,即使经历再多苦难,在他心中没有怨愤的沟壑,脸上也就没有哀婉的纵横。如他所说:“不知原谅什么,诚觉世事尽可原谅。”或许他压根也不打算,也没空去想应该原谅谁。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然而,往事其实并不如烟,只是被埋藏得太深了。木心临终时,神志已经不清了,他对身边人发出梦魇:“叫他们不要抓我!”他不是不受影响的,只是不愿沉溺。一生岁月复杂难言,只是尽力干净地活着,那些苦难从不与外人提及,也未曾诉诸笔端。时代的大浪打过,无数理想碎成齑粉。木心既没有被毁灭,也没有自我毁灭。


木心在接受采访时曾引用毕加索的话说:“我们这个时代缺少的是热诚”。

的确,现在大部分人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励志那么热血。也会因为生活中的“小确丧”变得“佛系”,热诚不再,用随便的态度对待一切。虽然是轻松的调侃和自嘲,但依然是一种负面的精神面貌。看似想与世无争,实则是在暗暗地提醒自己可以做一个失败者。


在一个关于当代年轻人压力太大的话题讨论下,有个高赞的回复说到,年轻人需要的是动力大,活力大,而不是压力大。




动力大的意思是:他只要努力学习工作,就能得到诱人的回报;

活力大的意思是:指生命力旺盛,在行动上,思想上或表达上生动活跃;

压力大的意思是:他如果不拼命工作,就会挨饿挨虐被搞出抑郁焦虑甚至孤独终老。

前两者是为了理想和希望,积极向上的生活在世界上,后者却是挣扎着苟延残喘的活着。


我们现在生活的时代,充满竞争与压力,但也有更多的机会和美好在等着我们。我们也许不能像木心那样克服这个时代,但是至少不要把人生荒废在俗套的生活里。人生就是一面镜子,你对它随便,它也会对你随便,你的态度最终只会投射到自己身上。要有信念,有活力的活着,不要让所谓的“佛系”拖垮了自己。


希望大家可以找回对生活、对工作、对自己、对理想的热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