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48.com,金狮贵宾会

栏目

集团微视点Viewpoints
有温度的思考

集团文化

> 集团文化 > 三延两语 | 我们总是要“学习”
三延两语 | 我们总是要“学习”

出品:金狮贵宾会

作者:CC


还记得

我也曾仰望星空、行走大地、体验雷电风云……


高考结束,填报志愿

坐在办公室里的过来人们

喝着咖啡高举旗子呐喊:

“千万别选我这个专业”


父母和孩子们

一边用这个时代最流行的“个性守护”坚守“自我”

一边通过各种渠道搜索未来几年什么专业最有前景、最赚钱



一所高校的书籍和试卷

在高考结束后被同学们从楼上丢下

飘洒了半个小时未能归于平静

那是这个时代的仪式

关于解脱和狂欢



没人在这个时候感叹:

“这些年,我学到了一些知识,

感觉真的很赞。”


谁也不明白

优于其他物种的学习能力

在普遍的人类群体中

怎么就变成了一种“艰难”


曾几何时

我们也一无所有,却求知若渴,满腔热血



1980年

英语正式进入中学生课本不久

下班了的工厂就是学校

一堂英语课

700多人的工厂,400人报名

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们”坐在台下

几个简单的单词学的津津有味


那个时候

“美国的管理发展史”、“法国对系统工程的探讨”、“日本的全面质量管理”、“台湾的保税区等新的经验”都在教程里

有机会学习便是幸事

没人问这些学问“学来有何用?”


那时候

资料里没有软广

“朋友”一起探讨学识,

没有“圈”子需要晒照、打卡、比数据

孩子总有个梦想当科学家



曾几何时

北岛、舒婷、顾城、汪国真……

作家总是有话要说,人们想要念唱诗歌

书信言语要细细斟酌

人们虽然穿着简单

但对学识的丰润和人格的浪漫很执着


谁能想到有一天

无数的感受和思考

都可以表达成一个表情包+一声“卧槽”

我们评判一个人的标准

也变得的很简单

颜值、收入、向“钱”看



曾几何时

家家有本《十万个为什么》

陈景润和华罗庚

还在偶像列表里

人们会幻想为社会创造奇迹

不会随口一句:我想嫁给鹿晗和马云



如今

也常有人纳闷

明明是信息大爆炸的时代

资源前所未有的丰富

人们为什么总感到空虚?


上海人沈魏

因个人理念无法与社会契合

在杨高南路流浪二十余载

熟读四书五经,谈吐不凡

本想就这样平静一生

被人推上网络成为大师

一时间

人们满大街的找大师拍照合影发抖音

以表达自己对大师博学多才的敬意



“拾荒老人”韦思浩

在“杭州图书馆向流浪汉开放”新闻中作为受益弱势群体被关注

“拾荒老人认真看书”的照片感动无数人

直到他车祸去世,人们才发现

其为上世纪60年代老杭大中文系毕业生、中学一级教师

所有退休金加拾荒省吃俭用存下的钱款

全部捐助给了贫困生



曾几何时……


我也认真做笔记

用课间时间为了解惑而去解一道题

我阅读尼采和《海底两万里》

拒绝亲朋的工作建议

只想飞上宇宙

让灵魂的高度

越过星球大地


而如今

一声叹息:


我们是否还能

为了学习而学习?


时间交叠更替,今日不同往昔,回归当下,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风格,也会有每个时代的学习方式,但是一个人终其一生,对世间的认识,对生命的探索,或许可以为其赋予一个更加纯粹的精神。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