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48.com,金狮贵宾会

栏目

集团微视点Viewpoints
有温度的思考

集团文化

> 集团文化 > 三延两语 | 为啥我喜欢做“无用”的事情
三延两语 | 为啥我喜欢做“无用”的事情

似乎,现代人越来越务实。每个人做事都要有目的,或者换个说法,是目标。

学生学习是为了有朝一日用知识实现价值,工人工作是为了用劳力换取报酬生活,白领健身是为了身材结实身体健康,女人美容是为了让自己变美提升魅力……而偏偏有那么一群人,他们做的事情让许多人困惑于:“你做这个到底是作什么用的呢?”而他们往往微微一笑,对别人的疑问一笑置之。

为什么我这么了解呢?因为我就是这群让人疑惑的人之一。

 

1

我喜欢十字绣,它简单易学极易上手,虽耗时但不费脑力。

 

看着一幅幅美丽的图画,任我以针作笔,线为染料,布为纸,慢慢地铺陈,渲染,直至完美复刻,这个过程怎不让人心生欢喜。

 

为了找到好看的图,我不仅找国内的实体店,更找国外的品牌网站,什么法国的DMC、ANC、美国的DIM、JAN、丹麦的LAN、韩国的STC……家里各种十字绣套包堆积如山。却只有少数完成成品,而这其中又只有极少数装裱装饰,绝大多数收起来变成箱底一角。

 

我还喜欢编织。无论是钩针还是棒针,看各色的线在指尖缠绕,以各种方式穿梭打结,最后成为一顶帽子,一个披肩,一件衣服,感觉妙不可言。

.

而随着互联网大潮的到来,编织也变得国际化。我的毛线有来自美国的、意大利的、挪威的、荷兰的、日本的……当然,最多的还是国产的。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钩针我有三套,各种型号材质,有日本的,也有潮州的。棒针我也有三套,没敢多买,一套国产的,一套日产的,还有一套德系的。还有正手工打磨的一套黑檀棒针,真心美!

 

但我的这两个喜好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容易引发质疑。

 

2

很多时候,当我打开我的绣包或者编织袋的时候,周围看见的人就会跑上前来问我一句:“你这个是派什么用场的?”我只能礼貌地假笑以对。因为我知道,对方关心的只是在金钱上它有什么价值,可事实是:它真的没多大价值。于是,很多人听到我的回复都很疑惑,但又不好意思再追问下去显得自己不识趣,因此只能不断地用眼神“控诉”我:“你这个人真是小气,没用的事情还做得这么起劲?!明明是有用处但是藏着掖着不愿意告诉别人?真是小人之心!”。

 

关于这点,我很是无奈。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母鸡不懂大雁为啥南来北往一样,当我费劲力气解释后,对方却还是云山雾罩,大家彼此都很尴尬,又是何苦呢?!

 

这件事情的根本是在于,对于价值,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认识。我看重它们的用处,不是金钱,而是精神和体验。

 

3

每当我拿起针线,我的世界就慢慢沉静了下来,所有的一切离我越来越远,只剩下呼吸和手上的针线。仿佛被施展了魔法一般,时光转身凝固在一瞬间。入针、出针、扭针、换线……除此之外,空无一物。这时,白天时来不及反应的画面才慢慢浮现,做事的得失开始总结沉淀,后续的计划逐渐明晰。灵巧的手指带动着灵台的清明,所以我想我能理解英国首相丘吉尔为何也迷恋编织。

 

但如果说我享受的是纯过程,也不尽然,我还享受最终的成果。

马云曾说,如果有一天要写本书,那他会写“阿里巴巴的1001个失败”。他认为失败才是人生常态,而成功只是偶发事件。现实的确如此。很多时候,我们拼命努力,但到最后得到的却是事与愿违,如何消化挫败?如何习惯忍耐?

 

很多时候,无论是十字绣还是编织,作品的诞生都经历了一个完整的循环:兴致勃勃地开新,一股脑儿地努力,枯燥的重复,坚持到崩溃,完美的曙光,精美的成品。这中间既有对自己耐力的磨练,更有对自己磨练的奖赏。

 

看着自己一针一线咬牙坚持后的斐然成果,那种成就感、骄傲满足和自我认同,能让我开心很久很久,并且以后每次看到都能重温这种欢乐,生活中的失意挫败狗屁倒灶都变得没那么让人难以忍受了。

 

这种快乐是外人不能体会,也无法言传的。

 

所以,我就是这么喜欢做这些“无用”的事情。因为其实这世界上就没有无用的事情。无论你做什么事情,都能在你人生的某一方面或者某一时刻帮助你解决问题,而你只有在那时才恍悟,原来它存在的意义是这样啊!

至于“有用”还是“没用”,谁说了算呢?

毕竟,我就是喜欢,怎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