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48.com,金狮贵宾会

栏目

集团微视点Viewpoints
有温度的思考

集团文化

> 集团文化 > 树洞|云端的思念
树洞|云端的思念


曾经,我们都渴望长大,像蛹羽化成蝶,自由而美好。
后来,我们都害怕长大,一瞬间发现,那些陪伴我们长大的亲人们开始老去,这是成长必须要面对的痛。

 

何为成长?
一个最戳心的回答是,和亲人的距离越来越大。
从抱在怀里,到一臂之距,再到百米、千米、千里、万里、漂洋过海……

 

我学会了奔跑,却来不及给你一个拥抱。不要把有限光阴蹉跎成遗憾,记得常回家看看,多看一眼便少一眼,别把遗憾留给思念。

 

昨夜,奶奶又一次来到了我的梦里:满头银丝、笑意盈盈、一对小梨涡……我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和奶奶在梦里相遇。我想,奶奶来到我的梦里,一定是因为她知道了我的思念。

 

奶奶走了快两年半了,那年她89岁,别人眼里的高龄。
还记得那个初夏的夜里,大伯突然打电话给我:“回来看看奶奶吧,她想你们了。”我仿佛听到某种预告。

 

第二天,我们赶回去的时候,奶奶已经恍惚了,能感觉到的只有她微弱的呼吸。离五一回家看望奶奶,只有二十来天,那个对我耸肩笑眯眼的白发老太,此刻躺在那里,撑着最后一口气,等着分散在各地的儿孙们回来见最后一面。

 

我们紧握双手的挽留,奶奶已经无力回应。姑姑说,弥留之际,我们不能流泪,更不能放声哭,这样轮回的时候就不会苦。明明耳朵听到了姑姑的嘱咐,心里也明白了该怎么做,眼睛还是不受控制,我默默走出了房间。没过一会儿,就听到房里传来哭嚎声。

16点28分,2016年5月28日,从此我没有奶奶了。

 

 

在老家的日子并不长,跟奶奶相处的日子更短,冥冥之中的亲情,奶奶成了我对老家最大的挂念。随着年龄的增长,每每回家看望奶奶,隐隐的心疼愈发强烈。现在回想起跟奶奶相处的那些瞬间,不善言辞的奶奶留给我的只言片语,仍能让我心口发疼,喉咙发烫。

 

奶奶说:“宁愿没了有钱爹,也不能没了乞丐娘。”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奶奶留下眼泪,那是07年夏日的午后,我陪着奶奶剥玉米。

 

 

奶奶5岁就来到了我们家,源于一场工友间的打赌。本是上海人的奶奶因为母亲难产去世,不靠谱的父亲因为养不活一双儿女,就把女儿输给了工友,奶奶成了我们家的童养媳。爷爷是个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老顽固,从来没有给过奶奶半点温暖。奶奶苦了一辈子,忍让了一辈子,成全了爷爷一辈子的“霸道”和“自私”。

 

 

奶奶说:“多儿多女多受苦,无儿无女坐莲花。”
奶奶那一声叹息里,我看到了她一手养大4儿2女,给儿女们成家有多么不易。然而,在年老的时候,他们依然进了养老院。起初爷爷不愿意,奶奶劝着说:“我老了,烧不动饭,也洗不动衣服了,我们进养老院吧,不要给儿女们添麻烦,他们都不容易。”奶奶就是这样,永远想着不给人添麻烦。

进养老院后,奶奶说她从来没有过过别人伺候她的生活,她没有想过有一天能过上别人给她洗衣做饭的日子,满脸的笑意和满足,看着我格外的心疼。可是,即便是这样,奶奶还是顾着爷爷,那天的雪笋肉丝汤,奶奶边说话,边把肉丝挑到爷爷的碗里,这是用一生养成的习惯。

 

 

12年的夏天,二伯意外离世出殡的时候,奶奶巴着冰棺,喊着:“让我再看一眼,以后就看不到了,这是我养大的儿子,我的儿子啊!”这是我第二次看到奶奶哭,那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

14年,爷爷在睡眠中安然离世,那年奶奶87岁,爷爷86岁,奶奶哭着说:“老头子走了,以后就剩我一个人了。”这是我第三次看到奶奶哭。

 

 

后来的两年,奶奶开始学着把自己放第一位。还记得有一次回去看奶奶,我跟奶奶开玩笑说:“奶奶长肉了嘛,看来这里的伙食不错。”奶奶说:“现在我都是挑好的吃,这里每个星期四中饭都有红烧狮子头,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狮子头。”看着这样可爱的奶奶,我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她。

 

 

今年十一回去路过养老院,我忍不住停下来去门口看了一眼。

如果奶奶还在,她今年91岁,而我一定会提着奶奶最爱喝的早餐奶,麦香味的。悄悄推开奶奶那屋的门,给奶奶一个惊喜。奶奶会激动地叫出好几个名字,才会叫到我,然后拉着躲在我身后的女儿说,来给你找糖吃。

而现在剩下的只有思念,只能思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