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48.com,金狮贵宾会

栏目

集团微视点Viewpoints
有温度的思考

集团文化

> 集团文化 >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


我小时候家里穷,那时候在学校一下雨别的孩子就站在教室里等伞,可我知道我家里没伞啊,所以我就顶着雨往家跑,没伞的孩子你就得拼命奔跑!


——郭德纲

1


英国有部记录片叫《56UP》,用56年的时间跟踪记录了14个不同阶层孩子的人生轨迹,以生动的现实向人们展示了什么叫做“阶级固化”。

 

 

无独有偶的是,在中国,导演郑琼,也做了相似的一部纪录片,叫《出·路》,她跟踪拍摄了农村孩子,小镇青年,国际大都市里的少女的人生十年,让你看到中国社会三个阶层的孩子各自是如何的命运。

 

 

农村女孩马百娟,在家呆到10岁,直到校长出面游说,她才背上了书包。因为她爸爸说:“上学要打工,不上学也要打工,为什么要上学?”

 


学校里的马百娟读着课本,眼睛亮亮的,藏不住的笑意,像在教堂唱诗般虔诚。

不用去学校的日子,她是家庭劳力中重要的一部分,下地、做家务、照顾智障的妈妈……全是她。她心中有个小小的心愿,她说,“长大后去北京上大学,然后去打工,每个月挣1000块,给家里买面,因为面不够吃,还要挖水窖,因为没水吃。”

 

另一边,北京少女袁晗寒,马百娟做梦才能去的北京高校,被17岁少女袁晗寒轻而易举地放弃了。

 

 

在北京家中的秋千上,她晃荡着。漫长的夏日白天,她用书和电影打发时间。“一代搞制造,二代搞金融,三代搞艺术”是袁晗寒家庭的生动注解。她的父亲从事房地产,母亲觉得她有艺术天分,钢琴、舞蹈、美术班轮着上了一圈,袁晗寒最后选择了美术。

 

17岁辍学的袁晗寒,骑着自行车,用两万租金开了个酒吧。

问妈妈为什么要给2万,让她去做一件打水漂的事,“就当交学费了。”对于父母,爱好大过一切。

小镇青年徐佳,就像是社会大多数的你我他一样。在经历了两次高考失利后,带着父亲的遗愿,徐佳选择第三次复读高三。

 

 

尽管由于两次高考失利,让他对失败已经有了恐惧,冒冷汗,手发抖握不住笔,最严重时,他想到过轻生。但他还是选择清早5点,洗脸穿衣上学,钻进枣红书桌上的教辅资料里,在一轮又一轮的模拟考里,让心在恐惧和希望中不停摇摆。

 

务农或打工,是老家村子最常见的两种人生选择。 “即使是打工,也肯定是要文凭高的,不要低的。” 妈妈的想法简单却一针见血。

 

2


几年后……

靠着存下来的低保金和打工的大哥攒的钱,马百娟一家人买下了一处房子,有电,有水,能吃饱饭。然而她却不能再上学了,家人不愿意再供她了。

结束了小学生活后,马百娟尝试在社会上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在街头寻找务工信息。

 

 

一间酒店几乎让她燃起希望,“工资1000多块”,正是她当时在作文里期望的,她眼睛亮了。

“你这么小,为什么不读书?”
“你能做什么?”
“我能扫地。” 
“这里的地面是地毯,不用你扫,前台需要会使用电脑。” 

影片最后,马百娟家拒绝继续拍摄,马百娟的父亲对镜头说,“女娃娃是别人家的人了”。对她的命运,父亲盖章定论了:“除了嫁人,再没有别的出路。”马百娟在一边沉默。

 

 

16岁的马百娟,嫁给的,是表哥。她也在表哥工作的陶瓷厂工作,日复一日吸着粉尘。明明是少女,却像大婶一样,挺着肚子谈论孩子、尿布和丈夫,而曾经对于大学的向往,更像是儿时不谙世事的呓语,从来不曾真实过。

袁晗寒的小酒吧没开多久就倒闭了,随后,她去了德国杜塞尔多夫就读艺术方向的硕士。学业结束后,袁晗寒去了上海余德耀美术馆实习。公司聚餐,他们讨论哪个vpn更好用。

 

 

同年,她在北京注册了自己的艺术品投资公司,当起了CEO。就像当初那个酒吧一样,家里人并没有指望她事业成功,她自己喜欢就好。她可以自由地选择学业,选择职业,也可以选择,随时换个目标。

徐佳最终幸运地考进了湖北工业大学。随后,他进入保险公司实习,成了一名电话接线员。

“王先生你什么时候接听电话方便?”
“方”字还没说出口,对面啪嗒挂断了。

 

徐佳在互联网上投了简历,反馈寥寥。几经辗转,把自己“卖给”了中电技术——工作难找,徐佳和他的同学们没有太多选择余地。

影片最后,他在武汉有了房,有了车,结婚生子,挤进了城市中产的队伍。

虽然他奋斗的终点,还远未到达袁晗寒的起点,但他扎扎实实是三个人中,唯一一个确实被读书改变命运的人。

被问到阶层的差距,徐佳说“我现在接受这种不公平的存在,但我会努力去改变。”

 

3

 

面对生活,每个人都有努力去改变的理由和方向,然而过程中,有人走得闲适惬意,有人走得力不从心就此放弃,也有人咬紧牙关拼尽全力……

如果把原生家庭比作一把伞,那么“袁晗寒”们就是“有伞的孩子”,即使外面狂风暴雨,她也依然能够闲庭信步地按照自己的喜欢的节奏慢慢走下去,悠闲潇洒地尝试不同的人生可能性。

 

 

我们虽然都很想成为“袁晗寒”,然而可惜的是,我们大多数都是“徐佳”,甚至是“马百娟”,手握一把破伞,或者干脆就没有伞,被现实的大雨淋得狼狈不堪。是干脆就在雨中被淹没,还是拼尽全力在雨中狂奔,不同的选择决定了不同的人生。

也许你觉得自己先天不足,即使再如何努力也抵不上别人的起点,然而罗振宇早就说道:今天的中国,社会分层还没有最终形成,教育分层还远着呢,所以这是一个大好的时机,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每一个人都可以通过提升自己的认知,而超越自己的阶层。

 

读书!教育!无论是英国的《56UP》还是中国的《出·路》,在壁垒分明的层级之中,撬开一道裂痕的,无一不是凭借了读书,接受高等教育。

“书中自有黄金屋”的道理演变到现在,成为了“读书越好,越自由”的真相。

 

龙应台说得好:“孩子,我要求你读书用功,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绩,而是因为,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当你的工作在你心中有意义,你就有成就感。当你的工作给你时间,不剥夺你的生活,你就有尊严。成就感和尊严,给你快乐。”

 

没有伞的孩子,即使起点再低,只要你愿意努力奔跑,总能找到一个遮蔽的屋檐,过上有尊严的生活,一步步接近自己的理想。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