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48.com,金狮贵宾会

栏目

集团微视点Viewpoints
有温度的思考

集团文化

> 集团文化 > 【看东北③】黑龙江,在阵痛中迎接新生
【看东北③】黑龙江,在阵痛中迎接新生

黑龙江,简称黑,位于中国版图的最北端,是我国纬度最高的省份,因省境东北有黑龙江而得名。

借着资源禀赋和“殖民政府”遗留的工业基础,黑龙江曾经作为新中国经济复苏的“供给地”而大放异彩,诞生了大庆油田、北大仓这样的全国样板。然而,斗转星移,沧海桑田,时代的巨轮碾压而过,褪去了层层光环的黑龙江正以其厚重执着的步伐,在阵痛中探索,在新生中成长,凤凰涅槃,破茧重生。


倾世的容颜

黑龙江全省土地总面积47.3万平方公里(含加格达奇和松岭区),仅次于新疆、西藏、内蒙古、青海、四川,居全国第6位。


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有连绵起伏的大、小兴安岭;有沃野千里的松嫩平原;有气势磅礴的黑龙江、乌苏里江、松花江、嫩江水域;有风景秀丽的镜泊湖、五大连池;还有绿草如茵的天然牧场,这些无不勾勒出一幅幅绚丽的画卷。

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已发现各类矿产132种,占全国已发现234种各类矿产的56.4%。已查明储量的矿产有81种,占全国已查明矿产资源储量种数(223种)的 36.3%。其中宝石玛瑙等资源的开发,已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了解接受。

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有绵延2800多公里的水界和200多公里的陆界中俄边界线。纵贯西部的大兴安岭与内蒙古自治区相邻,西南部与吉林省相互依傍。是我国重要的沿边省份,在与俄罗斯及其他东亚经济圈中的国家和地区进行各种文化交流和经济发展上有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

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有多民族文化相互融合的特有风情,保留着人类历史悠久的文化遗存,如昂昂溪遗址和新开流遗址、唐代渤海国上京龙泉府遗址、金代上京会宁府遗址。以农耕为主的满族、朝鲜族,以捕鱼为生的赫哲族,以狩猎为生的鄂伦春族和以牧业为主的蒙古族、达斡尔族,这些民族保留着北方少数民族所特有的民俗风情,成为黑龙江省重要的民俗文化。

中国最美雪景、最北城市、最大油田,还有最具俄罗斯风情的大都市,黑龙江的每一个标签,无不向所有人展示着它绝无仅有的倾城容颜。

持续的阵痛

如果说美丽富饶是黑龙江向阳枝叶舒展的一面,那么在它背面佝偻着的就是人们对它经济表现低迷的不满了。“负增长”“讨薪”“天价鱼”一个个新闻关键词,似乎让黑龙江处在一个尴尬窘迫的地位。


翻开中国重化工业发展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最先成就的城市就是黑龙江。黑龙江进入计划经济体制的

时间要比新中国成立还要早上十几年。当时,日本人盯上了这片富饶地,挖出来的煤用以炼钢,钢铁又制成枪炮。他们采取了一种叫作“统制经济”的管理模式,与计划经济并无二致。这使得计划经济的发展模式在黑龙江更加深刻牢固,也给黑龙江遗留下来别的省份难以超越的工业基础。新中国成立的头五年,全国56个大型工业项目,黑龙江一个省就占了22个。1960年,数以万计的石油工人和转业官兵涌入“有月亮的地方”(萨尔图,蒙古语,意为有月亮的地方,50年前大庆石油会战的主战场)。由此,黑龙江作为重工业基地的地位再也无法撼动,GDP一直排在前八位。

借着资源禀赋和“殖民政府”遗留的工业基础,黑龙江曾经作为新中国经济复苏的“供给地”而大放异彩,诞生了大庆油田、北大仓这样的全国样板。GDP总量和增速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最初的二十余年,始终位列前茅。


“历史憎恶跳跃,大的变化和经济革命都不是突然来临的,它们必定是经过了周全的和长期的准备。”美国经济史学家兰德斯在《国富国穷》中的论断,映照着黑龙江的历史与现实。


黑龙江的资源型产业比重相当大,13个地级市中,7个是资源型城市:油城大庆,林城伊春和大兴安岭,煤城双鸭山、鸡西、鹤岗、七台河,产业结构高度同质化和单一。不仅资源型产业的占比过大,长期以来,黑龙江还在原字号、输出性、奉献型的低端产业链条上徘徊,加工比重不足三分之一,深加工比重不足五分之一。相反,原材料所到之处,加工增值了数万亿元。

“二十粒大米不到几厘钱,到外省加工成一个脆脆饼,卖回黑龙江就是一块钱。”黑龙江省国资委的一名官员喜欢用这个比喻来说明黑龙江的这一经济结构问题。


每天,从黑龙江运往省外的原粮能装满16个火车专列,还有原油10万吨,木材3万立方米。这恰好是计划经济一个重要特征——资源基本上按照行政指令进行分配。黑龙江已经在计划经济的道路上走得太远,这也使得市场经济转轨的成本更高、过程更复杂。


随着重化工业进入尾声、产能过剩凸显,黑龙江经济率先撞墙。钢铁、煤炭、石油……能源产业的触礁,让这座资源型大省时日渐艰。2013年,黑龙江能源工业增速从6.3%以上降到0.1%。2014年上半年,增加值已然成了负数。大庆油田,出现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增加值负增长,也给了黑龙江经济致命一击。

救赎的新生

黑龙江并非没有意识到产业结构单一的隐忧。2006年的黑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曾写到,黑龙江省经济面临的突出问题是体制性和结构性的矛盾,经济结构问题已严重影响经济发展的速度和质量。其后,依托国家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大战略部署和党中央、国务院关于东北振兴一系列决策部署的利好,黑龙江一方面对传统工业进行转型升级,另一方面激发内生动力,积极打造新的经济增长领域。

在工业转型升级方面,黑龙江目前分三个方面入手。引导改造升级“老字号”:对接国家制造业重大技术改造升级工程,持续实施全省技术改造升级专项行动,制定新一轮技术改造实施意见,采取新技术、新设备、新工业,推动石化、装备、食品等传统产业想中高端迈进,提高产品质量,增加有效供给;引导深度开发“原字号”:抓好“油头化尾”、“煤头化尾”、“粮头食尾、农头工尾”,推进产业链条向下游延伸,加快全产业链发展。如近期见诸报端的“大庆石化塑料厂在和国外产品竞争中,成功获得120万吨乙烯项目”,正是黑龙江“油头化尾”,推动传统优势产业链条向下游延伸的一个成功缩影;引导培育壮大“新字号”:围绕新经济发展、科技成果产业化、军民融合、“三品”提升培育“新字号”。

在激发内生动力,打造新的经济增长领域方面,黑龙江通过强化营销引入外部需求,重点打好“特色牌”,在旅游、养老、健康、文化、体育等产业均有融合发展。其中颇有亮点的有:旅游市场方面,黑龙江重点建设“一区四带”,“一区”即打造哈尔滨都市时尚冰雪旅游区,“四带”即打造哈尔滨——亚布力——雪乡——镜泊湖滑雪旅游度假带,哈尔滨——大庆——齐齐哈尔——五大连池冷、热矿泉冰雪旅游带,哈尔滨——伊春——逊克森林冰雪旅游带,哈尔滨——漠河极寒冰雪旅游带。同时将文化融入其中,在景区内举办贯穿旅游季的驻场演出,各类文化艺术展览。中国冰雪旅游产业的龙头地位当之无愧。

文化产业方面,利用与俄罗斯便利的地缘优势,加强两国文化交流,通过引进圣彼得堡音乐学院优质教育资源创办哈尔滨音乐学院,哈尔滨大剧院、哈尔滨音乐厅举办上百场文艺演出,举办“哈夏”系列艺术活动等,多层次营造哈尔滨“音乐之城”浓厚氛围。此外,宝玉石产业,正在成为黑龙江图谋的新兴产业,引起各方关注,同时,也有希望成为中俄贸易的新增长点。黑龙江矿产资源丰富,宝玉石矿藏主要有红蓝宝石、玛瑙、水晶、碧玺、石榴石、黄玉、碧玉、蛇纹岩、“桃山玉”等。其中,玛瑙储量约122万吨,逊克的玛瑙加工业已形成产业规模:现有玛瑙加工企业8家,玛瑙产品达300余个品种,年生产能力约40万件。玛瑙工艺品店40余个,年销售额5000余万元。此外,依托俄罗斯丰富的宝玉石资源,黑龙江已开辟了一条宝玉石加工、贸易的新路。其中,位于东宁县的黑龙江省珠宝玉石产业基地已初具规模,形成了以进口俄罗斯宝玉石毛料为主,以蒙、朝、韩宝玉石毛料为辅,集通关、保税、物流、融资、研发、鉴定、加工、展销、结算和旅游等功能于一体的东北亚宝玉石毛料集散中心和成品批发市场。随着俄罗斯远东口岸玉石出口零关税的利好信息不断传来,我们有理由相信黑龙江宝玉石产业将迎来新契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