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48.com,金狮贵宾会

栏目

新闻中心News Center
把握动态 与时俱进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 李稻葵:最艰难的时段已经过去,多事之秋到此为止
李稻葵:最艰难的时段已经过去,多事之秋到此为止

 

近日,“第27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在北京举行。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出席并演讲。

 

李稻葵认为,从长期来看,企业家应重新布局,积极应对形势变化。

在谈到金融政策时,李稻葵直言,上半年的去杠杆政策“搞错了,方向搞反了”,“重点放在了‘机械地、粗暴地、一刀切地去杠杆’。在他看来,去杠杆的目的是使得金融体系更加健康。但在实践过程中,变成了“胡子眉毛一把抓”,“金融不紧张才怪呢”。


以下为演讲摘编


今年这个时刻又特别高兴,到恳谈会和大家交流,为什么呢?因为今年这个时候正是一个重要的转折期。上个星期发生了一系列的事件,对金融市场,对全球的经济,对投资者的信心都发生了重要的变化。

 

再把眼光放开一点,过去这几个月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从4月中下旬开始,4月15日开始中兴事件一直到一星期前,大家对形势的判断又发生了很大的分歧。的的确确国际国内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所以此时此刻我想跟大家谈谈,如何看待短期的和中长期的形势变化,把形势变化看清楚,把经济格局看清楚,恐怕我们才能够做出比较合理的决策。

 

我想讲两个观点:

第一个观点是短期来看,我们可能已经触底了,从短期来看经济的情况基本上稳定下来了,现在是一个重要的节点时间。

第二个观点中长期来看,一些格局性的变化正在展开,我们务必关注,中国和世界的经济、金融大格局,可能有些重要的变化。

 

为什么这么说?短期来看我们刚刚迈过了一个坎,出现了转折。谈这个事,我们先要把目光回到年初,回到两会以后4月中,我记得是4月15日,美国贸易谈判代表针对中兴通讯提出了极其严厉的恐怖主义式的制裁,要限制中兴通讯的供应链,这在之前美国对外公司制裁里面是极其罕见的。

 

德国大众汽车公开造假,欺骗的不是一两个人,而是几十万的消费者。居然这么一个大公司在最简单的问题上,统计数字问题上造假,这个罪过大不大?这个比中兴通讯犯的罪大多了,中兴通讯无非是把产品卖给伊朗,之后认真承认错误,然后认真整改,说35个高管不发奖金了,结果撤了一批人,包括管人力资源的经理都撤了,新上任的经理没经验,结果又给他们发奖金了,发出之后赶紧告诉美国说对不起,我把奖金撤回来了。结果美国政府在换届,一年以后说你们犯规了。

 

第一,我这个罪过再大也比大众汽车小啊,我只是给伊朗卖产品,而且我是承认错误,我是整改的。大众汽车怎么不查?不就是60亿美元的罚款吗?你为什么要把我灭了?这不是恐怖主义是什么?经济恐怖主义。所以今年4月份,形势骤变,美国对我们发起了经济恐怖主义的袭击,一点都不夸张,哪有这么干的。之前英国石油在墨西哥湾泄漏了,漏油罚款就完了,何止于把这个公司掐死,这一个前例。

 

特朗普是个闲不住的人,特朗普的自传我建议大家一定要看,要懂得特朗普的心态。特朗普的自传里第一章就讲到他是怎么工作的,我的总结就是一句话——“打电话”。特朗普是闲不住的人,你不跟他谈他就心里难受,所以他层层加码。

 

我写了一篇文章,任何大国,像中国这么大的大国,任何大国的经济起飞难道是靠其他国家吗?难道是靠外部力量吗?外部力量很重要,但是你自己不争气也起不来。

 

就好像有一个同学成绩不好,父母很着急,跟班主任协商,把座位调了调到前排,跟学习成绩最好的同学在一块,那肯定有帮助,但是这个同学自己不努力,自己不写作业,他怎么能成绩提高呢?所以应该认识到我们的成长,我们的发展,从根子上讲还是我们自己的改革,还是我们自己抓住了开放的机遇。贸易本身不那么重要,投资也没那么重要,关键是学习,每一次的投资,每一次的贸易,每一次代表团,我们在进步。

 

所以我们改革开放的成绩本身是我们自己得来的,是我们自己学习来的,不是美国人帮来的,不是说非要靠那点贸易,贸易固然重要,毫无疑问,投资固然重要,本质上是讲是学习。

 

4月份开始到10月份的思想非常混乱,加上有些不明就里,完全搞不懂的一些评论者,说民营经济已经完成历史使命,应该由国有经济接管,民营经济可以靠边站了,这是完全不懂基本的经济规律。

 

所以前不久发生了重大变化,首先7月31日开会,讨论国际形势,实事求是地分析,说当前经济的基本面是没问题的,但是要重视要开始调整,包括金融政策要进行调整,没有特别机械强调去杠杆了,这是重大的信息变化,这是第一个变化,政治局对形势的判断,强调要稳住信心,要稳住金融,要稳住外资,要稳住消费者和就业,这是实事求是的,这是重大转变。

 

为什么是重大转变?因为到目前为止,至少上半年吧,坦率地讲我们的金融政策搞错了,方向搞反了,力量使反了,重点放在了机械地,我称之为“机械地、粗暴地、一刀切地去杠杆”。

 

去杠杆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搞去杠杆?不就是为了金融体系更加健康吗?不就是要把杠杆中间的不好质量的债务去掉吗?

 

这是关键,去杠杆去的是烂杠杆,好的杠杆增加一点怕什么,好的借款增加一点有什么了不起的,中国储蓄率30%,我的计算是38%,统计局计算更高,他那个数据有问题,至少30%,美国储蓄率是15%都不到,美国家庭储蓄率是0,只靠企业存钱,日本的储蓄率是25%左右。一个国家储蓄率高说明什么?

 

说明有大量的存款者,储蓄者希望把自己的金融资源配置到投资项目去获得回报,靠谁干呢?不能靠自己,我如果存了50万,我能随便找别人贷款吗?我搞不懂,靠金融中介,这是基本常识。

 

无非是两个渠道,第一个渠道股权渠道,靠私募股权基金,也可以靠正式的股票市场,尽管股票市场发展很快,但是一年整下来,最好的年份,他的融资量,投资量也仅仅占到整个融资量的10%撑死了,其中股市5%,改革开放以来,美国也不可能全靠股市融资。

大量的融资,大量的金融中介融资,把储蓄变成投资的靠谁?

 

靠债券,这是德国的经验,美国的经验,英国的经验,所有金融市场的基本经验,债券是最主要的融资方式。

 

为什么?因为债券的金融工具的要求比股权低,比如说杨总办个企业,假如我跟你不熟的话,你要让我投资,我首先愿意投资的是债券,因为保险,我看到你有车和房子,如果你干的不好,你就抵押,交给我就完了。如果就算你没有资产,你也至少按照每年7%-8%这个利率还给我,你不还我可以告你。如果我跟你不那么熟,我把钱借给你,你给我50%的股。可是我签个字,你一拍屁股走了,我怎么找你,你说我的股票不值钱了,我能打官司吗?打不了官司,所以所有国家的融资最基础的工具是债券,美国也是如此,尽管美国和英国股票市场如此发达,他最大的金融工具是公司债。

 

我们是一刀切,一说去杠杆胡子眉毛一把抓,委托贷款必须要缩小,银行间的融资渠道必须要逐步减少,贷款总规模要控制,地方政府发债的规模要控制,而且今年到5月份还不给新指标。金融不紧张才怪呢。

 

金融不像房地产,金融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西城区的某一个银行不贷款,马上海淀区就感觉到了,因为资金是跑的,资金是全国到处躜的。

 

现在,我们的金融政策开始得到纠正,金融的政策应该怎么做?

 

很简单,第一你要保证正常企业运行,在正常企业发展的过程中化解一些不良;第二要给金融机构明确的指标,说你们报出来的,管是3%还是2%,你报出来的不良资产三年之内化解掉,你们自己说一块钱的不良有一块五的拨备,你三年之内化解,这才是金融调节真正的办法,不良去化解。储蓄率这么高的国家,就是应该杠杆率比别人高一点。日本储蓄率25%,杠杆率是350%,总债务占GDP350%,谁说日本快金融危机了?华尔街非常不理性,我跟他们交流非常多,上两个星期在国际货币基金年会上,我跟他们交流,你们理性何在?日本储蓄率比我们高多了,中国满打满算,国债加地方债撑死了50%,为什么中国就有问题呢?我们自己经济研究没跟上,跟着华尔街瞎忽悠。

 

这是短期出现了根本性的逆转。很多人说民营经济政府不需要了,开始搞国有经济了,这违反基本常识,什么基本常识呢?

 

国际上最基本的政治跟经济的常识,国际上只要是自己的企业,只要是自己的企业家,他必须都要忠于自己的政府,管他是民营经济还是国有经济。举两个例子,英国石油民营化了,因此英国石油就不听英国政府的话了,是那么回事吗?

 

2006年石油价格猛涨,英国石油突然富起来了,一年利润翻了一番,英国政府说你给我交90美元的超额利润税,凭什么?我是民营经济,你凭什么给我加税?但是我告诉大家,英国石油乖乖交90美元的超额利润税,而且还说我们为国家做贡献了。为什么?英国石油不傻,为什么乖乖交90美元?你说英国是法治国家、民主国家,英国可以到法院告政府,没告,为什么?答案就在五年以后,五年以后英国石油出问题了,墨西哥湾漏油了,美国要告他,美国政府想把它整死,因为美国自己的石油公司,谁想跟他搞竞争啊。英国首相布莱尔亲自跑到白宫,当时是奥巴马时代。英国首相跟奥巴马求情,说英国石油是个好公司,英国石油在美国也有很多业务,你把英国石油留下吧,戴罪立功,你别往死里整,罚罚款就完了,果真如此。

 

从现在开始,我们的金融市场开始稳定了,人民币汇率也好,股市也好,开始见底了,这是第一个想交流的观点。

 

第二个观点,中长期,尽管短期我们可以放下心了。一般秋天容易折腾,秋末了,什么时候立冬?快了,求点容易发生金融的动荡,多事之秋,心态不稳,多事之秋这个阶段,今年可以告一段落了,不折腾了,咱们安安心心的。

 

中长期国际形势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国际格局请大家关注。

 

过去七十年,1945年之后,美国人建立了一套国际秩序,他也是国际秩序的维护者,我称之为王道,但现在美国做王做不下去了,他的相对统治力下降了,就变成霸道了,世界的事我顾不上了,我只顾自己,一切以我为中心,所以美国出现了从王道到霸道的根本转变。

 

我有时候开玩笑,美国前大使鲍勃,我说美国现在是更年期,现在无心无力了,干不动了,管你联合国,管你伊朗核协议,管你WTO,我不干了,美国第一,我只要美国利益排第一就行了,就变成了霸道,变成了以自己为核心。

 

所以我说美国特朗普主义已经定型了。特朗普主义,没有系统思维,就是简单的行动。三条:一美国优先,二重商主义,顺差越大越好,第三蛮横无理地谈判,用蛮力谈判。特朗普对美国社会的冲击远远超过特朗普对中国的冲击。

 

这个格局表明我们过去所习惯的多边主义的世界正在改变,多边主义是什么呢?大家一块来G20,WTO,有事好商量,像中国政协一样。这个历史过去了,现在变成了多极主义,这个跟大家有关系,我认为大家一定要关注一件事情,做企业要关注未来世界正在形成什么呢?

 

我认为有“三极”,经济上三个产业链,三个集团,三个朋友圈,三个贸易圈。第一是北美,美国拉着墨西哥、加拿大形成自己的贸易圈和朋友圈,因为墨西哥没办法,他们的贸易跟美国太密切了。第二个朋友圈是欧盟国家的贸易圈,欧盟靠谁?坦率地讲就靠德国,德国8400万人口,贸易顺差比中国大多了,如日中天,德国现在在经济上把周边的捷克、斯洛伐克、波兰、瑞士、奥地利全通在一块了。你们开的汽车是稍微好点的大众高端品牌,或者奔驰宝马,你去4S店修车,你问问这个高端零件哪来的?很可能是意大利的,意大利北部也被德国经济上统一了。太简单了,我今天穿的是一个靴子过来的,是德国的品牌,很舒服,德国牌子好,确实不错。翻看来一看斯洛伐克生产的,再看另一个型号罗马尼亚生产的,德国人已经把经济统一了,所以第二个板块是德国为中心的欧洲板块,德国是关键。

 

第三个板块中国自己,中国跟东南亚,而且日本跟韩国早晚会围着中国产业链运转,东南亚地区、台湾地区,我们芯片很多是来自于台湾,来自于韩国、日本,所以这是三个新的形成产业链,不一定是朋友圈,但是产业链。以后中国做手机,以后中国做高端电子产品,很多可能来自日本和韩国,我们的产品可能卖给一带一路,这就是一带一路的重大意义。

 

所以我想告诉大家,世界的格局正在变化,这个变化不是吹牛的,不是说看热闹而已,对企业是有根本的影响,你们现在的商业模式以后恐怕要改变,比如出口到美国,说不定美国以后不要了,美国的关税可能会长期存在,但你可以到东南亚去,你把产品加工到90%,剩20%给东南亚,东南亚加上名字,泰国制造,美国人就要了。这是新的产业链,新的产业圈,请大家务必务必关注这一点,德国宝马的例子我很熟悉,宝马现在在美国设厂,在墨西哥设厂,美国的厂现在生产X5扩大产能,墨西哥也要生产一个厂,中国的企业家跟过去了,给他做保险杆。德国宝马在中国设厂,生产电动的IX3,全球品牌,第一个全球的IX3,只在沈阳铁西生产,德国在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供应链,这就是未来世界,所以请大家务必务必关注未来世界新的格局,这就是我们今天恳谈会大家必须要关注的。

 

所以总结下来两句话,第一句话短期内坚定信心,今年最艰难的时段过去了,多事之秋到此为止,不要思想再混乱了。第二句话未来格局正在形成,务必请大家高度关注,重新布局,积极应对。谢谢各位。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