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48.com,金狮贵宾会

栏目

新闻中心News Center
把握动态 与时俱进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 从金融政策到楼市调控:这份演讲实录讲透了中国未来发展的大方向
从金融政策到楼市调控:这份演讲实录讲透了中国未来发展的大方向

 

2018年11月11日上午,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魏杰,在湖畔大学发表了关于中国宏观经济最新走势的演讲。

 

可能在座的知道从今年3月份开始,中国社会生活出现了六个很严重的现象。

第一个现象,大量的中小企业反映企业非常难做,压力很大。

第二个现象,企业违约的情况越来越严重。

第三个现象,非银行金融机构,尤其是这些年所谓新的经营业态陆续出现了爆雷,这几年所产生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大量出问题。

第四个现象,股市出现非理性下滑。

第五个现象,投资人比较恐慌。

第六个现象,人们都感到很迷茫,预期都不看好。

 

这样一来,从3月份开始出现了这6种社会经济现象,总体来讲对未来不是太看好。

接下来就有一个问题了,为什么现在出现这6种现象,为什么人们感觉到未来预期不太好,那就要分析一下才行。

 

分析结果发现:

 

中国人致富欲望仍然很强烈,动力还在,冲动仍然很强烈。尤其越到基层,这种动力越强烈。就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还存在,人们对利益追求,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动力仍然很强大。

 

二是市场没有出什么问题,中国仍然是世界最大的单体市场之一,人口接近14亿,中产阶级比重还在提高,没有出现消费降级的情况。

 

三是中国仍然是联合国所公布的工业门类最齐全的国家。没有出现因为劳动力成本上升,一些制造业离开中国,没有出现这个现象。

 

四是中国交通设施仍然是世界最方便便利的国家之一,而且会越来越好,这样对产品突破运输压力有很大的好处,交通设施仍然是最方便、最便利的国家。

 

五是最高决策层没有改变改革和发展趋向的意图,虽然社会上有各种各样说法,什么民营经济离场热等等,但最高决策层没有任何一个意图要改变中国改革开放趋势,没有这个意图。

 

这样分析下来的话,最基本面没有出什么问题。既然基本面没有出问题,为什么出现这六个现象。后来结果分析发现,主要是5件事撞在了一起。

 

哪5件事呢:

第一件事,所谓我们正在防范金融风险。防范金融风险出台了很多政策,比如说去杠杆,比如说控制房地产,比如说治理金融乱象等等,这些做法都有双刃剑的作用。防范金融风险导致一个重要压力就是企业资金紧张情况比较严重。债务违约、资金链断裂,再加上操作中有的人粗暴的做法,盲目惜贷,使得情况更加严重。第一件事,防范金融风险导致一些负面东西,企业压力非常大。

 

第二件事,我们正在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际是结构调整,经济学界把人们生活分为需求侧、供给侧。需求侧,投资需求、消费需求、出口等等,这是需求侧。供给侧就是指生产侧,供给侧结构就是指产业结构,所以正在调整产业结构,原因是原来支持我们的一些产业不可能继续支持中国经济增长。

但调整需要过程,目前处于调整一个空档期,原有传统产业贡献急速下降,而新产业没有起来,或者正在起来,这种空档期带来很大的压力,就是增长的回落压力很大,导致对未来判断出现预期不太明确。这是第二件事所带来的负面东西,结构调整空档期导致增长速度回落压力比较大。

 

第三件事,中国正在新旧动能转换。原有的优势在丧失,新的技术优势还没有出来,导致增长回落压力比较大。新旧动能转换过程中也出现了空档期,它的负面东西就是增长回落压力比较大,人们的预期似乎不是太好。

 

第四件事,中国正在搞所谓生态文明改革。生态文明无非两件事,一件事是要解决工业化、城市化过程中废水、废气、固体垃圾的处理。生态文明改革导致一个非常麻烦的事,企业无论是排放标准还是搬迁,都会影响到现在的经济增长,出现增长速度回落压力比较大。

过去我们叫生态和环境为发展让路,只要发展别的都好办,现在倒过来了,现在是发展为生态环境让路,不同的执政思维已经出来了。

 

第五件事,中美贸易战。中美经济关系40年来一直总体比较平稳,一下出现这个问题,人们有一点没法判断,很担心会不会走向冷战。要真走向冷战的话,中国经济就很麻烦了,所以对这种心理影响非常大,导致人们很迷茫,预期比较差。

 

这5件事,每件事都有负面东西在,负面东西撞在一起,负面效应叠加,最后导致中国经济从3月份到现在出现了负面效应叠加现象。这种分析可以得出结论,中国经济没有进入衰退期,而是进入调整期,这是一个重要判断。因为从基本面来看,我们没有进入衰退期,原因是5件东西撞在一起出现负面效应叠加,标志中国经济进入调整期。

 

我们估计调整期最少需要三年时间,2018、2019、2020年,需要三年调整才能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高质量发展阶段不是口号,要真正转向标准化,三年将是调整期。调整期把这些负面的东西逐一加以解决之后,中国经济才能进入到所谓高质量增长期。

 

中国经济实际上没有进入衰退期,是进入了调整期。怎么调整,逐渐形成共识,大致上要做好三件事:

一、稳金融

总体实体经济发展是要靠金融支持,金融一旦出现大起大落的话,可能这个调整期就会出现混乱。

怎么样稳金融呢,估计要做五件事:

 

第一件事,控制好货币政策

金融的核心是货币政策,一定要控制好货币政策。控制好货币政策的目标就是一方面要防范经营风险,另一方面要保持增长的需要,这两个必须结合在一起。

这样一来,控制好货币政策有三个要点很关键,一定要掌控好三个要点:

第一个要点,保证中性稳健的货币政策,这个不能变。如果货币政策再次走向宽松的话,那么金融风险一定会爆发的,不用考虑,一定会再次爆发金融风险的压力,所以还得要保持货币政策的中性稳健。

二是流动性充足,保证流动性充足。企业生产经营活动流动性必须能满足,叫流动性充足。这一条看来最近在调整,要保证充足。

三是货币政策必须顺畅的实现目标。传导机制必须顺畅,比如说货币政策支持实体经济,支持民营经济,这是定向的目标。怎么能够传导出去,那就研究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必须顺畅才行。


第二件事是去杠杆政策现在要加以调整

从上半年经验和教训来看,似乎有点太猛了,而且有点一刀切。

结构性去杠杆,谁的杠杆高就去谁的。我定了两个重点,一个是国有企业,一个是地方政府债,这两个确实有点高。我看了一下数据,到8月底时,杠杆率已经从250%降到242%,这是8月底的数据。说明差不多今年实现了把杠杆上升势头控制住了,这个条件下应该逐渐稳一段时间才行,不宜过猛过快,将转向稳杠杆。

12月份以后,人们会感到资金紧张情况逐渐得以缓解,整个社会资金需求会得以缓解,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这就是稳金融要做的第二件事,随时调整和控制去杠杆的政策,既保证防范金融风险,也要保证经济增长需求,这是稳金融要做的第二件事。

 

第三件事,稳外汇

外汇必须稳住,外汇一旦出问题本币就出问题了,整个社会的秤砣就不见了,出现大动荡。怎么稳呢,两个提法,一个,人民币不能持续贬值;一个,外汇量不能持续减少。

怎么实现呢,我估计会做四件事:

一是外汇改革中已经放开的项目会继续坚持。

第二个办法,海外并购,技术类并购继续支持,没有问题,要多少外汇给多少外汇。但非技术类全面叫停了,去年政策还是严格审查,今年全面要叫停了。

第三条办法,“一带一路”投资,将使用人民币投资,不再动用外汇储备了。

第四个办法,在资本项目中做更多运作,外汇进入中国有两个通道,一个是贸易项目,一个是资本项目。现在贸易项目顺差收窄,外汇进来速度在放慢。那么要保持稳定的话,得要在资本项目下运作才行,估计下一步会在资本项目下加大运作的力度。

现在世界三大石油交易所,伦敦、纽约、上海,交易不用美金了,正式宣布产油国在我们这里卖了石油之后拿了人民币,随便可以在中国上海黄金所买黄金。世界发现中国这么多黄金储备,我们是黄金储备世界最大的国家之一,这样一来可以支持外汇的稳定。实际上很多对上海石油交易所认识不足,不知道什么意思,实际这是一个重大的中国决策。这条决策推出来之后,应该讲外汇基本上能控制住,大家不用太担心。


第四件事,稳股市

怎么稳资本市场呢,现在看来有三条办法,第一条办法,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第二条,减少行政对股市的干预。第三条,需要长期资金支持。

最近好像一直在跌,最近又跌到2600以下。我估计与一件事情有关,就是在上海宣布上交所改一个新的板块,科创版,而且要搞注册制。这是好事,既是改革,又是推动技术创新,科创版对中国技术创新募集资金有好处,而注册制等于股市改革手段,本来有好事。但对股民的印象是要扩容了,所以股市往下跌。这样一来,大家注意股市的问题很复杂,这三条基本对策应该没有问题,这是对的。但因为人们对股市的判断在现有股民所谓心里还有一些问题产生作用,本来是好事,没有想到一公布股市就跌了。原因是人们觉得要扩容,一旦扩容会不会股价上不来。

本来是两项改革都在这里,一个推动科技版正常融资,一个把审核制变为注册制。既是科学创新改革,也是所谓的体系改革。结果没有想到这个好消息变成负面东西,导致跌了,我估计人们有一个认识过程,这个做法是对的,没有错。实际都在保证一个所谓上市公司质量问题,我们放开科创版和注册制就是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让好企业容易上市,但短期给人的印象是扩容,所以导致股市跌,这没什么问题。

但有一条可以看出来,决策层对股市稳定提到重要议事日程上来,这次讲得很清楚,股市必须稳定。股市不稳定,金融就稳定不了,所以下一步稳金融重要内容就是要稳股市。这次上海政策宣布,我觉得应该是利好消息,结果变成利空了,总体来讲是要稳股市,这是稳金融要做的第四件事。

第五件事,防止资产泡沫破灭,引爆整个金融动荡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房地产是个大问题了,明年考验我们能不能稳定金融的关键是房地产。银行不能出事的前提是房地产不能出事,这是重大问题。

明年我们遇到稳金融最主要问题可能是房地产问题,最近房价开始回落了,北京二手房回到2016年的水平。如果再往回落的话,落到什么程度能够稳住金融,值得我们研究。明年稳金融主要问题,主要是房价大跌怎么办。房价如果大跌,你们知道中国人财富65%是房产,等于所有人财富要缩水。第二条,现在信任关系基本建立在房价基础上。一旦大跌会不会导致整个信用贷断裂,而且现在好多财产和房产,像上市公司,他们控制房产在1万亿左右,那样暴跌的话是什么结局。明年对我们来讲一个重大的压力,可能稳金融核心是房地产问题。这条如果能稳住,渡过这个难关的话,2020年稳金融问题就比较轻松一点。

现在看来,下一步最大的问题是关于房地产问题。我们能不能稳住,房价上升太快不行,但下跌太快也不行。应该在什么状态下能够稳住,值得中国研究。

在座诸位房子太多的人要注意一下,建议大家要关注这个问题,因为有事市场力量是控制不住的。明年关键问题,稳金融核心是房地产能不能稳住,是个大问题。如果能稳住的话,应该说金融就能稳住。今年考验我们的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基本引爆,所谓股市非理性下跌,我们感悟到明年关键,稳金融核心是房地产问题。总体来讲,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稳金融,大致就是这5件事。这5件事做好了,金融才能稳住,调整期才能渡过。金融稳不住,调整期走不过来,没法走向高质量增长阶段。

 

二、稳增长

增长不能出现太多下滑,一旦出现太多的下滑,可能就会影响到整个社会情绪。怎么稳增长呢,大致上要做这么几件事,一是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因为货币政策刚才讲到既要防范风险,它的运作空间是有限的,不能改变货币政策的走势,就是稳健中性,不能走向宽松。这样一来稳增长重要政策是财政政策,财政政策更加积极。财政政策更加积极无非两条办法:

 

一条就是减税费,税费必须减

明年上半年一个是减税,一个是增加财政投资,这两项动作出来的话对稳增长将有很强的意义。因为不做已经不行了,必须这样做了。这是稳增长的一条,财政政策将更加积极。最近决策层不断调研,不断讨论,而且涉及各个层面的问题都在讨论,金融会议应该会宣布这些重大的决定。明年稳增长作用上,财政政策会有很大的作用。

 

二是加快结构调整

结构调整必须加速,原来我们预见的三个产业要加速推进。一个是战略新兴产业;一个是服务业;一个是现代制造业。

下一步这三个产业上,我们应该加速推动,将有巨大意义。我估计中国会缩短结构调整期,可能下一步在政策和资金支持上会进一步缩短这个过程,尽量推动结构调整能够尽快让通过中国经济增长的产业上市。国务院这次开了好几次座谈会,实际就是想加速调整期缩短。只有调整期缩短对稳增长才有意义,而且中国已经明白现在在世界产业链中处于非常优势的地位上。现在这种发达国家都在搞创意经济,搞了半天发现创意只能在中国才能落地。像美国在苹果怎么都干不了,在中国就火起来了,因为所有配套部门都有。我们比发展中国家又高一个层次,让整个产业链处于优势地位上,所以必须加速推动结构调整。

 

第三件事就是技术创新

最近这个动作已经开始了,北京要建立三大科学城,环球科学城、未来科学城、中关村科学城,建成后向所有民营企业开放,有的是免费,有的是收费,都对企业开放,因为企业离开这个平台没法搞技术创新,没地方做实验,这个地方国家提供,有构建所谓实验室经济了。杭州也成立了西湖大学,西湖大学只搞三个专业,生物生命工程、人工智能、互联网,不搞别的专业,从博士开始。博士重要的是实验室,没有实验室怎么干博士。博士就是整天在实验室干活的,你的工作就是养细菌,不然怎么搞生命工程。再加上浙大,阿里巴巴也在搞实验室。没有一个平台,任何民营企业没法搞技术创新。

我们没有这种平台,国家必须组建。现在思路基本清晰了,差不多三五年时间就显现出这方面努力了,所以要加大技术创新的推动,这是很重要的一环。

 

第四件事就是必须深化改革

中国改革会进一步推动,不会停止的。而且中国的改革是经济改革有些内容就是政治改革,承认民营经济合理就是政治改革。
中国目前改革重点是关于民营经济问题,是人们最关注的问题。民营经济核心问题不是怎么保证他们赚钱,而是人身和财产保护是重要的,他们知道怎么赚钱。这些如果逐渐变成制度和法律的话,对中国长久稳定将是有意义的。

所谓稳增长就这四件事,而且现在已经开始做了。经过这一年的努力,我们终于逐渐认识到,这将是一个好的方向。这是稳增长的四件事,保证增长速度以一个正常的增长速度,中国增长不可能再恢复到7%、8%,基础太大了。20年前在7万亿,10年前在27万亿,那个增长才一点点,现在82万亿,增长1个点都很大一块。别想着百分之七八了,一个大致能符合的要求就不错了。再一个,中国增长能保持5%就不错了,也是高速增长的,也很大的。稳增长,这四件事我们逐渐要做,对保证未来的增长将是有利的。


三、稳开放

开放必须继续进行,开放怎么做呢,三件大事:

 

一是正确处理好和美国的关系

中美贸易战标志着中美关系重新调整,过去中美关系在未来不可能再维系了,我们心里要有底。中国在贸易战面前必须保证一个非常清醒的定义,中国处理中美关系要坚持三条原则,一是保护中国的经济核心利益,核心利益不能放弃。二是美国在批评中国贸易政治的时候,有些提法是对的,我们要跟着提法改革自己。三是不能走向冷战,中国必须和美国要拉近关系。

不要因为贸易战改变中美关系,这三个原则必须坚持。稳开放的关键是要处理好中美关系,不要因为贸易战问题导致我们和美国直接对立,不要走向对立。一定要走向各个层面进一步的融合,因为它是最发达国家之一,要想办法融合。这是所谓进一步稳开放重要问题,处理好中美关系。不要以为贸易战而出现别的想法,而是一定要想办法解决好中美关系。

 

第二条,中国一定要全方位开放市场

中国不能光讲我们是制造业大国,还要加一条,市场大国。只要市场在这里,你还能跑哪儿去。中国不能是制造业大国,制造业大国是出口的问题,利益问题。市场大国把所有人套住了,要彻底开放市场。我们正面开放三大市场:

一是全方位开放物质产品市场。

二是全方位开放服务业市场。

三是全方位开放投资市场。

 

三大市场一起开放,让中国成为市场大国,最后才能真正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而且我们有能力,14亿人口逐渐富裕起来,所以中国全方位开放市场是对的,这是稳开放要做的第二件事。

 

第三件事,经营好“一带一路”战略

这是中国下一步的重点。它的面积很大,三大洲、五大洋,亚洲、欧洲、非洲;印度洋、太平洋,多大的范围。这次好多国家承认中国战略,日本第一次承认“一带一路”,和中国联合起来一起开发“一带一路”第三方市场。俄罗斯也承认,和欧亚战略结合,逐渐形成共识,为中国中小企业走出去铺平道路,这是重要开放,所以是新的开放。我们不简单是已经走向新的开放阶段,所以经营好“一带一路”。


整体来讲,所谓稳开放这三件事必须做好,一是中美关系,贸易战一定要处理好;二是全方位开放市场,让中国人成为制造大国的同时,成为世界市场大国;三是经营好“一带一路”战略,为中国产品和企业走出去做好服务,来完成我们进一步的开放。这三件事做好的话,中国开放会进入新的阶段。开放反过来会推动国内增长,推动国力的变革,实际越开放,中国观念越变革,越容易推动国力增长,所以稳开放要做好这三件事。

 

中国经济进入调整期,我们要做好三件事,稳金融、稳增长、稳开放,这三件事都做好的话,中国会度过这三年调整期,走向我们所希望的高质量增长阶段。现在还不是高质量增长阶段,是调整期,要从过去那个阶段调整到高质量增长阶段。对中国经济的判断,我总体还是审慎乐观,乐观基础是审慎,要做好事才乐观,不然就是瞎乐观。一定要做好这些事,才能走向乐观的目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